说戏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孩子们游戏是为了游戏。

孩子们游戏是为了游戏。大人们游戏,总得有目的、有收获,也就是,必得有彩头。
给孩子们一根树枝,他们立马拿起来左瞅右瞅。光滑的适合拿手上当棍子,有毛刺的可以绑布条做旗子,长的去钓鱼,短的挖沙子。要是得了一支又长又直又滑溜的,那可得去伙伴们面前耍了。要是这树枝做什么都不行,搁着,哪天想到有什么用再用。一根树枝就是一个游戏道具。
给大人们一根树枝,他们多半在心里皱了皱眉,但不好当面丢掉,只一边收着一边开始琢磨:他为什么送我这废品?用意何在?一根树枝就是一个骰子,每个面都有一个解释,来来回回抛来抛去要个明白。
孩子们要是钓到了鱼,照例要给周围人显摆一圈。你看这鱼多大,多猛,一只掌捏不住。他们细细观察起鱼的样子来,定要找出这鱼与众不同的地方。尾巴是饺子皮似的薄,鱼肚子白到背上去了,你瞅瞅这眼睛突得像两灯泡。立马有孩子附和,金鱼眼也不够这个大。夸耀过一番,把这鱼往水桶一扔,杆子又下去了。下一条,等着。
大人们钓到了鱼,也要咋呼一声,紧接着左右环视。大人去钓鱼总是一个人,但他的周围必定有其他钓鱼人。大家玩着一样的游戏,但不是玩伴。谁要是两两相伴或组团结对来,要被暗地里取笑的。成人都是一匹独狼。然则钓到鱼,狼就立刻蜕皮了。他拎着那鱼一顿自夸,看似无意实则在意得不行地捕捉旁人的眼神。旁人也装作无意但演技拙劣地贪恋着看鱼。双方隔着礼貌的距离用暗涌的情绪作意识交流。终于有人忍不住弃杆而起,奔过来向鱼投诚。钓到鱼的人这时才算是钓到了。大人们钓的从来不是鱼。
孩子们玩游戏也认真。他们扔雪球讲究准不准,疼是不考虑的,怕疼的直接让他别玩,真砸疼了也不会吭声,不过是把雪球团紧了再扔回去。大人出来劝阻,他们倒不明白了。被砸的孩子也不明白。孩子们自有他们的规则,并且团结一致地毫无疑义。玩是不假思索的。
大人们玩游戏就怕较真。打球要分一二,露营要拼装备,品酒要论知识学问,玩牌必须压钱下注。越是精心撮合的游戏,玩伴就得挑好了。他是那个总,站他旁边的至少是会长,经理靠一边,教授插中间。你是这个游戏的顶级玩家?不好意思,我们这小打小闹,不敢劳你屈尊就驾。一场游戏下来,谁赢谁输不重要,紧要的是你认识了哪个人,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。玩得开不开心?成人还在乎这个?
但有一样,大人小孩都会在乎。在乎这游戏还能不能玩下去,在乎什么时候有下一场,在乎有没有别的新的游戏。游戏是不可少的。

该内容为本站作者原创内容,未经作者本人授权,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
杂文

哈喽,姑娘:1.张胖子

2024-4-23 23:27:58

短篇

会明

2024-3-21 23:54:17

搜索